墙裂对谈:用DEFI实现金融科技人的初心

作者:王玮 肖小跑

墙裂坛是由几位被金融耽误了的文艺青年发起的一个实验项目。试图撞破学科之间的界限,探讨跨界的意义,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解读金融。本期是王玮与小跑的第一次对谈,重点聊聊做区块链和DEFI的初心。

· 本期嘉宾 ·

王玮,Unizon Blockchain(优证链通)联合创始人。二十年金融科技老兵,目前专注区块链开放金融(DeFi)领域。

· 本期BGM ·

“Old Habit Die Hard ”, Mick Jagger, David A.

· 本期内容 ·

区块链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。

在这个世界里游荡的人们,总让人感觉跟真实世界不是特别搭界——“异想天开”也许是大部分人头脑中对他们的默认设定。但又不得不承认,金融领域创新最活跃的地方,依然是在这里。新项目层出不穷,不管市场怎么变化,它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。 

2017年,小跑出于好奇买了几个比特币,后来就一直惦记着“区块链”这件事,不管是“币圈”还是“链圈”。2018年比特币价格暴跌之后,这里似乎变安静了。今年比特币行情再起,传统金融机构纷纷入局;到了夏天,以太坊上的DeFi项目,让大家肉眼可见又是一浪创新,一管儿鸡血又打了进来。

尽管如此,这里始终是贴着一个“乱”字:大家对于“区块链”的理解依然很“乱”,五花八门——币圈,链圈,传统金融,虚拟金融……大家似乎都在同一个圈子里,却又干着完全不同的事。

仔细思考了一下,似乎发现了问题所在:

两个世界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包成一个茧,茧和茧之间没有桥。更糟糕的是,大家用一样的词和语言却是一样的——“借贷”、“交易所”、“账户”、“流动性”……这些词背后代表的含义、规程或者操作却天差地别。所以鸡同鸭讲,互相嗤鼻。

于是一个两边跨界的、能把茧捅破的一位资深“搭桥人”就非常重要了。王玮老师是小跑朋友圈里最能担此重任之人。一个在传统银行核心系统深耕了十几年的科技人,为什么一头扎进了“分布式金融”这个大“坑”里?并且想长期留在坑里?

他体会到了哪些我们在“茧”里体会不到的东西?

01 深谙现实世界银行账户系统的IT人,为什么会对“去中心化”感兴趣?

小跑:隆重欢迎王老师。先给大家介绍下自己的经历?在传统金融耕耘过这么久的人,怎么跨进了区块链圈? 

玮哥:我应该算是金融科技行业差不多20年的老兵了。从硕士毕业开始,就进了银行科技领域,而且一直做跟账务系统相关的工作,可以说经历了我国银行体系从纸质记账、到电子化、再到现在互联网化的整个过程。 

创业前的收山之作,目前仍然是全球最大的、基于开放平台的银行核心账务系统。大家可能有了解:我们国家“工农中建交邮”六大行里,前面五大行目前还是用大型机来做整个核心系统和账务体系,只有邮储银行用小型机加PC服务器的集群式体系——其中整个后台账务体系就是我设计和开发的,当时是整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。

2014年耐不住性子,想做些更创新的事情,就出来创业了。由于自己金融出身,对当时很多“互联网金融”模式并不很看好——觉得它们的金融逻辑有问题,所以就选在纯互联网领域创业。

后来误打误撞,就进了区块链的圈子。原因也很简单:我只会金融科技,也最喜欢金融科技,看到区块链的原理算法模式,就认定它其实就是金融科技的一套体系。现在看来,这个看法还算是对的。 

所以从那时开始,自己就希望能把区块链的应用在金融领域拓展,做出更好的金融科技——就这么一个想法。今天来看其实有点偏差,主要在于思想。我是一个传统金融行业来的人,还是比较保守,还沿着思维惯性,希望把区块链作为一种服务于现有金融体系的技术去使用。但事实证明这个做法不是太行得通,直到目前也没有看到特别好的案例。 

其实还有另一个角度:不是把区块链当做一个技术去服务于现有的金融体系,而是要反过来——把金融的体系搬到区块链上去。

小跑:2014年您耐不住性子,从传统金融领域跨到互联网去创业,是什么驱动?是不是传统金融里有一些觉得不舒服的地方,自己手痒想打破?

玮哥:在传统金融里做了这么多年,感觉“技术”和“给用户创造价值”之间的链条好像过长了。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。

传统金融是个高度监管的行业,很多规则限定、和约定俗成;导致“技术”到底好不好,跟“给客户创造价值”之间,总觉得没特别强的关系。作为一个技术人,我自己总是想着如何才能把这关系拉得更近些。

而当时的互联网大潮,大家也都看见了——基本就是一个底层技术驱动的模式,技术确实展现出了强大的力量,比如支付。所以想是不是跳到互联网行业,我的技术给用户创造价值的能力就会更强,体现作用会更大?

后来发现其实各个行业都差不多,想法有点乐观了。现在来看,倒是觉得金融是“技术”离“创造价值”最近的一个行业了——其他行业离得更远。而我进入区块链行业的根本原因是,这里的“技术”和“价值”之间的距离比传统金融还要近。所以还算是走回了自己的初心。 

小跑:当初您觉得传统金融行业里离客户价值很远,我猜想可能是因为金融行业,尤其是银行,是个非常大的架构,层级很多,工种细分,IT很难直接接触客户,导致很多想法没法应用。 

但是您又说互联网行业有很多事情不合逻辑,能举个例子吗?什么地方不合逻辑?太异想天开?还是技术专家们的情怀太不符合实际?

玮哥:主要是对当时流行的互联网金融模型,觉得不合逻辑,比如P2P。

我出来创业的时候,P2P正方兴未艾,还没达到顶峰。很多人就建议既然你做金融出身,技术这么好,加入P2P公司,把系统做到很好,不是发挥专长了吗?这里不就是各种记账、清算、结算、放贷功能? 

我说这个行业的金融逻辑本质上好像有问题,这不是技术能解决的——它的风险和收益模型根本不匹配。咱们做金融科技的人,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懂业务逻辑,不然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开发者了。

其实P2P最关键的逻辑矛盾就在于:它的收益高低跟风控模式是完全相反的。P2P宣传的是一种所谓市场均衡模型,很多人要借钱,很多人要放贷,大家匹配了,不就等于分散了风险?100个人借钱,一个人违约,剩下99个人还钱——总体的风险也可控对吧?

但是如果投资者受到损失的可能性小,那收益也应该相对低——在金融行业,收益跟风险是成正比的,不可能有一个“风险小收益高”的模式。但是当P2P用年化8%、12%来吸引市场时,是根本违背通过分散风险来降低违约的逻辑的。

这也是我自己的感受,传统金融有自己客观的规律,都是正确的,不能因为有任何的技术创新、或者理念创新来否定这些最基本的逻辑。 

02 金融可以分成“信用性”和“计算性”

小跑:必须点个赞。如果大家能多听听传统银行人的说法,可能不会走那么多弯路。风险收益——这是最底层的逻辑。 

刚才您还有句话很有意思:接触区块链之后,反而觉得它跟现实世界更近?一个和“中心化”金融核心系统打交道20多年人,为什么会对区块链这个以“去中心化”为核心价值的东西感兴趣?

玮哥:我解释一下,刚才我说的“更近”,其实就是说为使用者创造价值的链条更短。这里就是我自己的思考了。

整个金融体系,我觉得能分成两大部分:一个是它“信用”的部分,一个是它“计算性”的部分。 

“信用”部分大家讨论的很多了,比如如何基于信用来派生货币。但是大家忽略了一点:其实绝大部分金融系统的能力,还是通过“计算“来提供的,比如支付、转账、清算、结算,利率的计算,衍生品的风险定价等等。

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:在传统金融这套中心化的体系中,“信用类”的内容,和“计算性”的内容其实是纠缠不清的,分不开。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:“计算性”的工作和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?其实无法分辨出来,它成了整个中心化体系的一个附属品,为了实现中心化规则的一些代码而已。

但其实,现在的世界应该正在向着“计算性”的方向发展,甚至向着理想主义者所说的“一切皆可计算”的方向发展。所以“计算”的价值会越来越大,至少它的地位会越来越突出。

传统金融体系的问题其实就在这里:它把一个体系封闭起来,我们看不出来“计算”的价值。它的价值只有在一个开放的体系下(就像过去20年的互联网),让“计算”能够直接跟每一个终端用户相关联,离得更近。

所以,“去中心化”在我看来正是这样的一个模型。 

小跑:打断一下王老师。如果我有没听懂的地方,听众肯定也有点晕。“计算性”这个词具体是什么意思?您用小白语言再解释一下?

玮哥:计算性,其实本质上就是计算机对数据的处理。比如“记账体系”、“转账”:其实就是一个账户的余额减少,另一个账户的余额增加,对吧? 

整个金融体系是由无数这样的工作构成的,里边的计算其实是和金融规则结合在一起的。比如我要冻结一个账户,它的“转账”计算代码就要有相应的调整,让被冻结的账户不能再转账。“冻结”是一个法律逻辑或者规则,但是让一个冻结的账户不能够再往外转钱,这其实是一个计算的动作。决定哪个账户不能往外转账,这是规则、中心化的、人的部分;但是这个账户“被变成”了不能对外转账的状态,其实是“计算性”的部分。

但我们的认知中是把它们合二为一的:因为这是个黑箱,你不需要关心它到底是怎么实现的,反正知道冻结的账户不能转账就行了。

但是如果有好的金融基础设施,或者很好的代码来实现这些“计算性”的部分,其实能大幅度降低金融体系的成本,提升透明度,反而可能会让整个社会的接受度、认知变得更好。

我想所有的金融的操作,本质上都可以分为这两个部分。 

小跑:您这么一解释我就明白了,因为有切身体会:这非常类似于我们做交易时候的“Margin call”。我记得今年3月全球市场暴跌的时候,很多基金和交易台突然爆仓,其实原因是一样的:交易所有“计算”的规则,你的保证金账户降到什么水平的时候,就会自动帮你清仓。

这就非常类似于您讲的“计算性”:不是交易所看你不顺眼,而是水位线到了那个地方——一个计算规则而已。但是如果更透明,让大家都知道背后的逻辑,那么在流动性非常紧张的时候,也许就不会发生踩踏,恶性循环。

玮哥:对的,这种透明度会提升市场的信任,降低市场的恐慌,或者消除这些误解。

03 私链、公链、联盟链:到底哪个“链”才能解决问题?

小跑:我还想接着问个问题。一说到区块链,大家其实是不会自动在自己头脑中再把它区分为是“公链”还是“私链”还是“联盟链”。这个稍微有点专业,可能做过的人才知道,是完全不同的应用。请王老师给大家普及一下,它们的区别?以及“币圈”和“链圈”的区别?您觉得哪个才是区块链更好的未来?

玮哥:我先讲简单的。

其实区块链这个东西是跟着比特币来的。比特币产生了这个词,大家暂时就把它叫做“公有链”。然后某些专家比较喜欢总结和分类,就说这种模式能分成几种类型:一种是公有链,大家都能上来随意发起自己的交易;另一种是,比如有若干个机构,它们之间也形成一种协议,用“链”来处理相互间的交易问题,那就叫“联盟链”。“私链”就是在一个机构内部,在自己的系统里面,也想用区块链的方式去实现。

后来“私链”这个概念很快就消失了。因为我们实在找不出理由:为什么一个企业内部还要用这种技术?反正东西都是你管,数据库管理员也是你,为什么要用什么加密签名的方式,到底想防谁?谁会来篡改或者攻击?

现在,我个人认为“联盟链”好像也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地位——我们还是要回答这些问题:这些联盟单位之间到底是有什么问题,导致不能相互之间用一个共有的系统?或者系统之间做接口去实现商业目标?一定要用blockchain?

这个问题比“私链”稍微好回答一点,毕竟还是不同的单位,还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但我总体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太值得说的“那种理由”。

剩下的当然就只有“公链”了。其实区块链当初就是这么来的,所以这么发展下去,其实和它的初心是一致的:就是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,人之间不能用现实世界的关系去评价信任,达成一致,只能用密码学的算法去保证交易的真实性,不可伪造,不可重复——从逻辑上讲,比较成立的还是公有链。

小跑:我也算是前区块链从业者,刚才您讲的发展历程都感同身受。

比如联盟链,虽然是在集团的不同部门,或者是产业链上下游,大家还是不同的公司,数据库不能够打开,所以还是要用区块链。但实际上,真正做过项目的人就都知道:这里边无论如何还是要有个“带头大哥”。如果没有带头大哥定一些规则,主导一些事情,这件事是没办法做成的。

玮哥:“带头大哥”这一点其实可以总结成:你把区块链到底是当作“价值网络”,还是“信息网络”?

在”价值网络”的模式下,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,大家没法相互信任,所以只能靠它来传递价值。但是在若干机构之间,如果大家已经对“价值”形成共识,或者必须有一个带头大哥来承认它的价值,那未必需要用“链”这种方式。比如供应链金融,不管怎么用区块链来实现应收账款的凭证,最终银行承认、给它批贷款才是核心。

我正好补充个有意思的话题:如果是作为“信息网络”的话,其实能达成企业或者联盟间的“信任关系”的技术,远不止区块链。有一个技术其实已经发展了好几十年,但是没人去关注:一个叫做“handle”的协议,由TCPIP两大发明人之一提出的。

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模型。他认为互联网的“传输”完全没有身份,我们无法标识一个机构或者网站的真实身份,所以采用类似RSA或者椭圆曲线的加密技术来互相验证身份、信息来源等等——这跟区块链的很多想法是一致的,但它比区块链还要早大概十几二十年。 

所以“可靠的信息基础设施”其实有大量的选择。在这些选择里,区块链反而是比较差的一种,因为它太重了。它应该是服务于“价值传递”,所以设计得非常封闭,非常严密,其实不是特别适合于“信息传输”的基础设施。

小跑:我觉得挖到彩蛋了。现在明白为什么录节目前,王老师说可能会得罪某些群体——这确实是个问题,我们现在大部分的“应用”,其实也许真的可以用其他方法解决,很多仔细想想,并不是那么难的事情,或者不是一个新问题。

不得不说很多时候大家是在蹭热度,要创新,要响应国家号召,反正必须要做一些动作。但它到底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,或者我们需不需要他,确实是个问题。感谢王老师提供彩蛋。

玮哥:“蹭热度”这个词你都说了,我就更放心大胆的说别的了。

04 区块链圈里的三类“大神”

小跑:太好了,那我就代表大家,问一些更好奇的问题:国内区块链的圈子里,都是一群什么样的大神?

2018年比特币暴跌之后,在公众的认知中这个圈子突然就安静了,不像以前火爆的时候,我妈都差点没投了几个ICO。在这段冷静期,相关的讨论变得非常少,所以它真的是凉凉了吗?没有人继续做事情了吗?还是已经过了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的阶段,留下的都是在默默做技术的团队?

这些人大概是什么画像?大家都在做什么事情? 

玮哥:我尝试回答一下。

其实这个问题我没太多发言权,主要是两个原因:首先我自己也是传统行业来的,以技术为主,一直不能算是币圈的;而且跟圈子的人打交道不是特别多,所以只能从自己观察角度看。我觉得这个圈子大概有三类人:

第一类:最基本的“数字货币”领域。比如比特币矿工、早期比特币投资者、后来的以太坊投资者。对他们来说,比特币、以太坊这些特定的数字货币,远比区块链的概念重要的多。他们甚至不关心区块链这个技术会给行业或者未来带来任何变化,无所谓——自己就是数字货币的信仰者而已。

我觉得这类人还是蛮多的,我们也可以把他们叫做“老币圈”。从2018年顶峰下跌之后,他们当然会很受伤,财富缩水了,但是好像也无所谓,就跟股票下跌一样,要么坚守,要么兑现。但这两年他们其实也没闲着,本来讨论的就是比特币以太坊,所以该说啥还说啥,没太受到下沉的影响。 

第二类:当初做ICO项目的。其实这一类人,先不说本心是什么,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希望用区块链渗透进各种产业,像互联网那样:互联网可以渗入到所有行业,区块链也应该可以做各个行业的技术方案。

我个人认为他们应该是受影响最大的。因为我觉得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只能还是金融科技,把它跟各种行业对接起来——这种想法本身就很难成。这两年的发展基本上也证明了这一点,现在 的ICO,基本上算是凉凉了。所以这两年,这方面基本上不太会活跃了。 

第三类:纯粹的技术极客。他们可以去做公链,也可以去做DeFi,也可以去做钱包,也可以去做更深入的加密算法。反正只关心技术。

因为技术还是中性的,无所谓哪个方向。其实这两年整个区块链,无论是在底层技术上,还是在相关DeFi的发展上,实际上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,所以才会有今年的爆发。这跟过去两年技术极客们持续的默默耕耘,一点一滴的积累关系是非常大的。

所以这一波DeFi的发展,基本上跟前两拨人都没太大关系。和老币圈的人有一定关系,因为资产在他们手里,他们来支持会好一点。但主要还是技术驱动。

小跑:这就自然引到了我的下个问题,也是非常想了解的:DeFi。我个人也很感兴趣,虽然没有从2018年开始追,但这个种子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在以太坊上种下来的?直到今年夏天前后,它突然爆火。

05 什么是DeFi?

沿用王老师的分类,我把DeFi圈子里的人归为第三类——真正做技术的人。王老师肯定也是这一类。所以请您给大家介绍一下DeFi?为什么觉得它是一个靠谱的应用?或者是值得去投入精力发展的领域?

玮哥:其实还是要延续咱们刚才的话题:区块链到底适合做什么?

看来看去,其实最适合的还是转账、交易这些领域——我们真正能够用智能合约写出逻辑来的那些事情,最后发现,其实还是金融的逻辑。

用智能合约肯定写不出来现实世界,比如一只鸡的真假。但是价格,利息,抵押,借贷,质押……这些金融逻辑天然就适合用智能合约来写,因为区块链本身就是账本体系。去伪存真后,“不行”的东西都没了,剩下的就是大家可以干的——这么看来,DeFi的发展是一个自然的逻辑。

关于DeFi,我简单介绍一下:最早它也是随着去中心化交易所出现的。2016年,Vitalik(以太坊创始人)写了一个小帖子,说有朋友给他介绍了一种算法,其实是用于博彩行业的一种叫做AMM(自动化做市商)的算法。他觉得这个东西很好,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一定用得到。

事实证明他的观点很正确,到了2017年,几个去中心化交易所项目就已经基于这个逻辑来实现了。但是没有引起注意。

然后在2018年,一个叫Uniswap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出现了。当时还是个类似“黑客马拉松”比赛的一个作品。但它出现的时间点非常巧合,正好赶上了数字货币开始暴跌的两年,也许正因如此,才能踏实地一点一滴的运营。

等到这个概念被接受了,大家发现:Uniswap是一个有价值的创新——它跟传统中心化交易所、以及基于订单簿模式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差别很大。于是大家慢慢开始用了两年,到今年,Uniswap上交易的资产存量已经差不多几亿美元。

有一个信息非常重要:为什么DeFi会在今年夏天爆发?

因为在今年的5月19日,Uniswap上线了2.0版本;然后Compound(一个借贷平台)也在今年6月16日宣布了激励发行计划。总之,一些已经耕耘了两年的平台,都在今年完成了大版本的发布——这引起了整个行业的高峰。

DeFi其实研究的是怎么把传统金融行业中的模型,搬到区块链上来。正因为公链的特性实在太独特,所以我们要把思路反过来——看有哪些金融业务是可以用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实现?DeFi不是要用区块链的技术,去服务于现有金融行业;而是把现有金融行业中的某些业务,用智能合约把它彻底实现。

06 从“0”到“1”?从“1”到“0”?还是变“1”为“10”?

小跑:我接着您这最后一句话也谈下自己的理解。

前两天跟香港的一位DeFi行业老师聊天,他有个观点跟您很相似:他把整件事放在一个坐标轴上,从0到1。“0”是纯技术、理想情怀;“1”就是现实的金融世界,银行、券商、衍生品,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:它们在坐标轴的两端。

我们曾经试图从“0”开始走到“1”,觉得区块链可以改变一切。后来发现不靠谱。然后另一批人开始从“1”开始往“0”那边靠——“1”什么都有了,但实在太大,结构太复杂。所以能不能从零重新开始?他觉得,现在来看,可能是从“1”往“0”靠更现实一点。

既然如此,我们马上就遇到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:“0”和“1”用的是相同的语言——比如“借贷”,“信用”,“抵押”,“流动性”。传统金融世界的产品有很多种:比如从抵押贷款到信用贷款——根据对你掌握信息的不同,逐步放大对你的信用。如果房子或者土地能抵押给我,保证房子卖了能还借我的钱,那你的身份证号也许就够用了。但如果你没有任何抵押品,借信用贷款,我又没有任何抓手的话,那就要知道更多的信息,做更详细的KYC。

所以从传统银行人的角度:传统的金融产品其实就是对借款人信息掌握的多少,抓手有多少,对还款意愿、还款能力信息掌握多少——其实才是核心和关键。但是DeFi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结构,可能我只有一个钱包地址;在掌握这么少信息的情况下,从传统金融人的角度来看,实在太不靠谱了,所以“你们一定是在胡闹”。

玮哥:其实DeFi跟我们传统金融的“借贷”并没有什么矛盾。

现在DeFi借贷平台上的主流应用,其实还是“超额抵押”模型,或者应该叫“质押”。我们在银行做房产抵押,个人信息当然有一定作用,但最核心的是你的房产证要放在银行,还不了钱银行可以拍卖房子。这种模型的成立的条件是:房产价值必须高于,而且大幅高于你借的钱。这就是“超额抵押”或者“超额质押”的模型。

在区块链领域,我们无从考证一个人的信用,也无法知道现实世界的信息,所以普遍采用的就只有这一种模型。简单的说:我把一个比特币质押给平台,比如现在一个比特币2万美元,我可以借出15,000美元。之后其他一切事情,就是智能合约来做了:比如怎么把比特币的存进来?怎么把15,000取走?如果比特币的价格波动,接近平仓线,又没有及时补仓或者追加保证金,如何把你的资产清算掉?

这个流程完全用智能合约实现。但是智能合约不能从现实世界中获取任何信息,所以质押品也必须是纯数字资产,比如BTC或者ETH;借出来的也必须是高流动性的资产,比如USDT或者USDC。整个“质押-借贷-还款-清算”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整体,智能合约把当中“可计算性”的部分完全剥离,形成一个完全仅靠“计算”完成的流程。

这样也能反过来让我们看到传统金融的整个流程中,哪些是“计算性”的部分,哪些是“现实世界”的部分——如果想改进传统金融系统的话,可以从哪些这个角度去看,把“计算性”的部分更多剥离出来,用智能合约化、或者公开化的方式去实现。

小跑:所以从“1”往“0”这边走,也就是要看看我们现实世界中的金融流程或者逻辑,那些可以不用人,用智能合约算法或者代码来实现。 

如果这个逻辑没问题的话,那为什么我们的传统世界的银行部门、产品部门、券商交易所……大家并没有在讨论,甚至连想都没有想是不是可以把自己手上的一些工作,部门的一些流程,用智能合约来替代一下?是因为大家沟通的不够,还是理念传达的不清楚?

玮哥:这个,好像从来也没有一个领域想主动想改变自己的?

如果我是一个传统金融行业的人,自己的职责在于用现有的体系为客户、为社会来服务,所以我想的应该是如何用科技来帮助我把手头的事做的更好,对吧? 

我觉得这是一种职责,是一个很正常、甚至是正确的思想。所以他肯定不会,甚至也不应该去想把手上的工作放掉,扔给一个智能合约去做。就像当初商铺不会主动放弃自己的门店去到网上开店。

就像我们刚才讨论的从“1”到“0”:我觉得已经有“1”的人,不太可能愿意把自己往“0.3”或者“0.5”的方向去扔。

小跑:其实应该想我怎么把“0”抓过来,看看哪儿好用,就放在我“1”的后面变成“10”。

玮哥:没错,这样的技术大家才会喜欢。而那种逼着你变成“0.3”的事,大概不会有人干。

所以所谓“原生技术驱动”这种状态,大概就是这么出来的:你只能从“0”自己玩,自己在技术领域里创造,然后慢慢发展壮大。等大到一定程度,才有机会跟“1”说:来来来,我们谈一谈,是不是可以一起变成“10”?

小跑:非常同意。之所以问这个问题,就是因为总觉得大家都还是在各玩各的。 

在DeFi领域,虽然已经出现了很多传统金融的概念,但我们不能否认:它所有的东西都是建立在数字货币的基础之上。比如抵押借款,再怎么样也是拿以太坊、比特币等等作抵押。 

而我们现实世界中,大部分人是有没有币的。已经有这些数字资产的人,再衍生做些抵押什么的。所以中间还是一个分开的虚拟和现实世界。一定要有人在中间找到一个方法来搭桥,至少让彼此明白,还有一个更好的可能是在中间层——这就是王老师现在想做的事情吧?您那颗不安的创业心? 

玮哥:我们还是从零做起。先做一个DeFi上的类似于借贷的平台,纯数字资产的模式。

但是我是觉得,未来是可以把现实世界的资产引到区块链上的:最重要的是大家要能分清楚“信用性”和“计算性”在链上的边界——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。不要老想着用区块链改变世界,而是去和现实世界有效对接。 

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:比如说以太坊上有一些稳定币,USDC或者GUSD,不管叫什么,它们本身是美国金融监管机构批准发行在区块链上的一种数字货币,是100%的全额备付——也就是说:你在一个银行账户里有100万美元,然后可以在以太坊上发行100万个美元的数字货币,那这100万美元它是怎么被锁定的?它是怎么保证全额备付的?就是通过现实世界的银行体系来保证的——这跟区块链一点关系都没有。 

但是这100万的数字货币发到了区块链上,就可以实现整个金融服务体系中“计算性”的那一部分——它会更有效率,可能有更好的价格发现,更好的利率形成机制,可能流通的范围更广泛,能让大家的支付更便捷……等等等等。

我写过一篇文章,叫《平行世界之桥》(公众号:查理知道(charlieKnows)),表达的是在理念上,我们应该有一个结合点。在区块链上发行数字稳定币,然后在现实世界当中监管、反洗钱、信用管理工作还继续进行;然后,链上的“计算性”、透明性,广泛性,算法的高效性…..就都有了实现的基础——我觉得这两者的结合一定是未来的大方向。 

所以我个人认为最大的问题,就是这两个世界互相不理解。互相不理解还没关系,井水不犯河水也行,但是现在这种互相不理解,导致传统世界的人认为区块链上的人都是玩虚的,都是骗子,整天想忽悠我们;然后区块链世界的人说,我就是要颠覆你们,把你们都干掉,将来就是区块链的天下——这种不理解就变成了敌对,然后这桥可不就没了。 

07

一场传统金融与虚拟金融的battle:安排上了

小跑:说得太好了(感慨ing)。我们还是要埋头努力,在过程中把风险把控好,随时跟监管领导沟通……

玮哥:在传统世界中,我们的”信用部分”或者“规则部分”,跟我们的“计算部分”是混在一起的,拧成一个巨大的麻花——这才会产生一些巨大的风险,包括信用风险、道德风险、市场恐慌踩踏……如果我们能把它们拆分清楚,这才是对金融世界非常有意义的一项工作。

小跑:王老师也说出了我想做“沟通桥梁”这件事的原因。今天和您的对话,在我的计划中只是一个开头,创新这件事,需要不停的沟通。

我也会请一些传统金融世界的老师们来跟您对话,大家最好能好好“battle”一场。

+ posts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ntact us

Fill in the form below or give us a call and we'll contact you. We endeavour to answer all enquiries within 24 hours on business days.